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再见,菲亚特轮渡人|到塞尔吉奥·马尔乔 外汇基础知识

马尔乔,菲亚特,塞尔吉奥,渡人时间:2021-03-21 12:35:07浏览:135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在过去的20年里,全球汽车行业只有大约三个人成功拯救了三家企业。

20世纪90年代末,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以“成本杀手”的称号拯救了危机中的日产,并创建了携手20多年的雷诺-日产联盟;塞尔吉奥·马尔乔(Sergio Malchow)在2005年拯救了濒临崩溃的菲亚特集团,并在2009年收购了美国三大汽车公司之一的克莱斯勒。最后一位是艾伦·穆拉利,他在金融危机期间将福特从破产中拯救出来,成为美国商界的英雄。

这三位汽车商业英雄,像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一样,以非凡的长远眼光,把各自的企业从悬崖边缘拉了回来,再次赢得了荣耀。这种孤独的英雄拯救行动,是我们最喜欢的故事类型。

之前,我们看到艾伦穆拉利无动于衷的解除武装,Ghosn实现了打造“世界第一汽车公司”的目标。所以,我们也希望早已扬名立万、精疲力尽的马尔周,能够成功实现自己的退休愿望。不幸的是,就在几天前,FCA突然宣布,马尔乔因病退出菲亚特克莱斯勒,更糟糕的消息昨天传来——马尔乔因手术并发症去世。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杰出的智者在全球汽车行业失去了什么,也许还会让全球汽车行业的格局长期停滞不前——他应该算是目前全球汽车行业中最热衷于汽车企业兼并或拆分的CEO。

说起来,在进入汽车行业之前,Malchow和alan mulally(以及某种程度上的carlos ghosn)一样,并不是一个“天生的”汽车人——他从未经历过汽车制造的复杂工作,而是作为职业经理人直接执掌一家全球汽车企业。

这个财务人能够拯救菲亚特,然后果断收购克莱斯勒,当时几乎一文不值。这几年他脱口而出,想和大众、通用、PSA合并,或者拆分出售FCA公司。这种特立独行的行为让外界甚至汽车行业的内部人士都很难理解——就像他总是穿着灰色的套头衫和肩膀,不像其他汽车高管那样,穿着西装革履——汽车人的传统思维必须坚持自己的企业,并购和出售都是极端的措施。

但真正梳理他经营菲亚特14年的行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决策总是从财务和商业逻辑的角度出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长远规划的——让企业在合适的时机进行适当的并购或分拆,以适应未来的市场发展,保证企业能够继续经营下去。

他与菲亚特的故事始于2004年。

Malchow抓住了通用和菲亚特“协议”的漏洞,让通用支付15亿欧元,也就是20亿美元,来解决之前的股权纠纷。事后看来,这20亿美元是菲亚特回归正常发展轨道的重要资本。纵观汽车行业五年,2005年在马州找到的钱,取得了惊人的成绩。通过一系列提前的商业重组,菲亚特的净利润在2006年达到2.75亿欧元,然后在2007年推出了极其成功的菲亚特500 (parameter | picture),约伯(parameter | picture),/。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菲亚特净利润高达17亿欧元,为菲亚特收购克莱斯勒赢得了足够的筹码。

很多人说,到2018年,“FCA”名下的两个汽车品牌都不会存在。十年前菲亚特拯救了克莱斯勒,十年后吉普拯救了整个FCA。按照我们普通人的思维,马尔周作为菲亚特的掌舵人,应该是把菲亚特品牌放在了领先的位置,但实际上他毅然选择了吉普作为FCA集团整个全球市场的重心,反而把“个人”菲亚特撇在了一边。

事实上,我们对这种说法并不感到惊讶,这恰恰证明了马州的远见和勇气——

如果菲亚特没有坚决收购克莱斯勒,菲亚特有什么资源生产SUV车型?没有菲亚特500X(参数|图片),没有阿尔法·罗密欧·斯泰尔维奥,没有玛莎拉蒂莱万特(参数|图片)...今天,吉普可以成为FCA销售的中流砥柱,一切资源都向

Malchow应该来过中国很多次,但我只是在2012年6月底广汽菲亚特长沙工厂落成典礼上见过他。

当时网易的一篇采访稿里有一段话,我觉得特别精辟:“马尔周以其独特的文学气质和人格魅力,也得到了许多菲亚特和克莱斯勒员工的由衷认可。他习惯于以超越行业经验的视角冷静地思考和观察世界万物运行的根本规律,以最基本的常识和逻辑做出最重要的判断和决策,赢得了‘现代汽车行业苏格拉底’的美誉。”

事实上,艺术家风格的马尔周从未受到汽车行业旧规则的阻碍。他是说要和通用合并,还是向PSA伸出橄榄枝,还是向大众喊话,都没什么好讨论的。只有生存才是企业唯一的追求。

我也听过其他人谈与马州的接触,比如广汽菲亚特第一任总经理郑先聪(现为威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我记得郑先聪之前给我们回忆过,当初Malchow让他来筹备广汽菲亚特,给他一个“新的冒险”,所以他愿意从福特中国副总裁的位置过来,同时他也很感激。随后,郑先聪离开广汽菲亚特,马洲也安排郑担任马尼埃蒂-马瑞利中国的总裁。2014年,郑出任菲亚特中国董事长,完成广汽菲亚特和克莱斯勒的重组。

在Malchow大胆就业往往能创造奇迹。

现在广汽菲克总经理郑杰据说参加了一个内部会议。她指出,中国市场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并很快被马周提升为中国总裁。之后,这个市场部的总裁把Jeep的品牌地位带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高度——当时的主力车型Jeep Grand Cherokee,作为一款豪华SUV出现在中国市场,大获成功。这又一次证明了,马尔周的成功在于他有远见的战略眼光和把握事物本质的能力,从而迅速抓住市场机会。

还有一点是,迈克·曼利(Mike Manley)是菲亚特-克莱斯勒亚太区总裁,在中国直接管理业务——这可能是马尔乔留给FCA的最后一个前瞻性布局。

我觉得我们不需要用别人的评价来纪念马尔周。他睿智的哲学思维方式在过去的十四年里得到了实践和证明。既然塞尔吉奥·马尔周这个名字已经和法拉利、菲亚特、克莱斯勒、吉普联系在一起,他的名字将永远在汽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除非“汽车”这个词在世界上不复存在。

文本| |JackieLXX

图| |杰克XX网络

在过去的20年里,全球汽车行业只有大约三个人成功拯救了三家企业。

20世纪90年代末,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以“成本杀手”的称号拯救了危机中的日产,并创建了携手20多年的雷诺-日产联盟;塞尔吉奥·马尔乔(Sergio Malchow)在2005年拯救了濒临崩溃的菲亚特集团,并在2009年收购了美国三大汽车公司之一的克莱斯勒。最后一位是艾伦·穆拉利,他在金融危机期间将福特从破产中拯救出来,成为美国商界的英雄。

这三位汽车商业英雄,像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一样,以非凡的长远眼光,把各自的企业从悬崖边缘拉了回来,再次赢得了荣耀。这种孤独的英雄拯救行动,是我们最喜欢的故事类型。

之前,我们看到艾伦穆拉利无动于衷的解除武装,Ghosn实现了打造“世界第一汽车公司”的目标。所以,我们也希望早已扬名立万、精疲力尽的马尔周,能够成功实现自己的退休愿望。不幸的是,就在几天前,FCA突然宣布,马尔乔因病退出菲亚特克莱斯勒,更糟糕的消息昨天传来——马尔乔因手术并发症去世。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杰出的智者在全球汽车行业失去了什么,也许还会让全球汽车行业的格局长期停滞不前——他应该算是目前全球汽车行业中最热衷于汽车企业兼并或拆分的CEO。

说起来,在进入汽车行业之前,Malchow和alan mulally(在某种程度上还有carlos ghosn)一样,并不是一个“天生的”汽车人——他从未经历过汽车制造的复杂工作,而是作为职业经理人直接执掌一家全球汽车企业。

这个财务人能够拯救菲亚特,然后果断收购克莱斯勒,当时几乎一文不值。这几年他脱口而出,想和大众、通用、PSA合并,或者拆分出售FCA公司。这种特立独行的行为让外界甚至汽车行业的内部人士都很难理解——就像他总是穿着灰色的套头衫和肩膀,不像其他汽车高管那样,穿着西装革履——汽车人的传统思维必须坚持自己的企业,并购和出售都是极端的措施。

但真正梳理他经营菲亚特14年的行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决策总是从财务和商业逻辑的角度出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长远规划的——让企业在合适的时机进行适当的并购或分拆,以适应未来的市场发展,保证企业能够继续经营下去。

他与菲亚特的故事始于2004年。

Malchow抓住了通用和菲亚特“协议”的漏洞,让通用支付15亿欧元,也就是20亿美元,来解决之前的股权纠纷。事后看来,这20亿美元是菲亚特回归正常发展轨道的重要资本。看了五年汽车行业,2005年在马州发现的钱,原来是惊人的。通过一系列提前的商业重组,菲亚特的净利润在2006年达到2.75亿欧元,然后在2007年推出了极其成功的菲亚特500、约伯、鹏多等车型,实现了快速盈利。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菲亚特净利润高达17亿欧元,为菲亚特收购克莱斯勒赢得了足够的筹码。

很多人说,到2018年,“FCA”名下的两个汽车品牌都不会存在。十年前菲亚特拯救了克莱斯勒,十年后吉普拯救了整个FCA。按照我们普通人的思维,马尔周作为菲亚特的掌舵人,应该是把菲亚特品牌放在了领先的位置,但实际上他毅然选择了吉普作为FCA集团整个全球市场的重心,反而把“个人”菲亚特撇在了一边。

事实上,我们对这种说法并不感到惊讶,这恰恰证明了马州的远见和勇气——

如果菲亚特没有坚决收购克莱斯勒,菲亚特有什么资源生产SUV车型?没有菲亚特500X,没有阿尔法·罗密欧·斯泰尔维奥,没有玛莎拉蒂·莱万特...今天Jeep能成为FCA销售的中流砥柱,所有资源都向SUV产品线倾斜,这是5年前安排的,也是Malchow的愿景。

Malchow应该来过中国很多次,但我只是在2012年6月底广汽菲亚特长沙工厂落成典礼上见过他。

当时网易的一篇采访稿里有一段话,我觉得特别精辟:“马尔周以其独特的文学气质和人格魅力,也得到了许多菲亚特和克莱斯勒员工的由衷认可。他习惯于以超越行业经验的视角冷静地思考和观察世界万物运行的根本规律,以最基本的常识和逻辑做出最重要的判断和决策,赢得了‘现代汽车行业苏格拉底’的美誉。”

事实上,艺术家风格的马尔周从未受到汽车行业旧规则的阻碍。他是说要和通用合并,还是向PSA伸出橄榄枝,还是向大众喊话,都没什么好讨论的。只有生存才是企业唯一的追求。

我也听过其他人谈与马州的接触,比如广汽菲亚特第一任总经理郑先聪(现为威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我记得郑先聪之前给我们回忆过,当初Malchow让他来筹备广汽菲亚特,给他一个“新的冒险”,所以他愿意从福特中国副总裁的位置过来,同时他也很感激。随后,郑先聪离开广汽菲亚特,马洲也安排郑担任马尼埃蒂-马瑞利中国的总裁。2014年,郑出任菲亚特中国董事长,完成广汽菲亚特和克莱斯勒的重组。

在Malchow大胆就业往往能创造奇迹。

现在广汽菲克总经理郑杰据说参加了一个内部会议。她指出,中国市场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并很快被马周提升为中国总裁。之后,这个市场部的总裁把Jeep的品牌地位带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高度——当时的主力车型Jeep Grand Cherokee,作为一款豪华SUV出现在中国市场,大获成功。这又一次证明了,马尔周的成功在于他有远见的战略眼光和把握事物本质的能力,从而迅速抓住市场机会。

还有一点是,迈克·曼利(Mike Manley)是菲亚特-克莱斯勒亚太区总裁,在中国直接管理业务——这可能是马尔乔留给FCA的最后一个前瞻性布局。

我觉得我们不需要用别人的评价来纪念马尔周。他睿智的哲学思维方式在过去的十四年里得到了实践和证明。既然塞尔吉奥·马尔周这个名字已经和法拉利、菲亚特、克莱斯勒、吉普联系在一起,他的名字将永远在汽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除非“汽车”这个词在世界上不复存在。

文本| |JackieLXX

图| |杰克XX网络


以上就是再见,菲亚特轮渡人|到塞尔吉奥·马尔乔外汇基础知识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若晓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