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流动性风险增加?香港股市在今年之前是高的,然后是低的 第一创业

香港股市,流动性,然后,之前,风险,今年,高的,时间:2021-03-15 21:30:42浏览:181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年初香港股市大涨。市场是否存在调整压力,年内会如何布局?与华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首席策略师庞明亲切交谈。

核心要点:

预计今年港股将出现两位数增长,上升势头主要来自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公司。大盘形态是先高后低。

集团尚未解体,短期内大规模科技股调整,中长期投资前景不变。

未来五年,每年将新增1500-2500亿元的南行资金。2022年,内地投资者在香港股市的持股比例将超过15%,换手率将超过25%。

全球市场对有利的经济形势反应过早,资源类股只能做短期战术配置。

第一财经:从去年底到现在,港股的上涨趋势可以说是非常显著的。从去年底的最低点到今年的最高点,港股已经反弹了5000多点。在这一点上,应该说港股已经超出了很多金融机构对今年香港市场上涨速度的预期。所以,你判断港股未来会不会有向上的势头?

庞明:我们认为,今年年初港股大涨的主要原因是去年的不确定性和一些风险因素的消化转化。在我们看来,其实港股今年还是有些动力的。比如,首先是指南向资金的支持;其次,港股,尤其是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公司的利润回升相当不错;然后估值水平实际上很低。那么香港市场的一系列结构性市场化改革将会继续甚至加速。再者,我们认为今年人民币升值趋势应该是温和的,不会改变,所以内地公司在香港上市的估值也是一个支撑。

世邦魏理仕:那么香港市场今年的增长潜力有多大?

庞明:我们认为香港市场的增长潜力全年应该在两位数,这主要是由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公司推动的。从市场整体形态来看,其实我们觉得下半年还是要谨慎一点,因为去年下半年的高基数,无论是宏观经济还是企业利润都可能会有一定的压力。其次,我们判断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也可能上升。第三,我们认为下半年市场流动性的边际收紧可能更加明显。

第一财经:两位数是一个相对广泛的预测。你觉得是低两位数、中两位数还是高两位数?

庞明:正如你所看到的,港股实际上最近经历了调整,所以我们认为调整之后,总体来说应该是两位数的高位。可能是全年会超过目前两个月的收入,可以说收复失地。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年初香港市场的一个特点是南向基金的积极参与,那么你如何预测未来南向基金流入香港股市的规模?

庞明:我们认为mainland China居民现在的储蓄约为90万亿元,所以假设其中1%可以用于港股投资是非常保守的。那么在未来五年内,你可以看到,至少新增的南向资金流入港股,每年将在1500-2500亿人民币左右。然后大家可以看到,最近提出了很多新政策,比如社保基金、保险公司、公募基金,鼓励他们提高港股配置比例,所以这些都是积极的。我们的估计是这样的。在2019年至2022年的三年内,我们预计香港股市的交易量年复合增长率约为25%。那么大陆投资者的成交量年均复合增长率在40%左右,跑赢整个香港股市。那么我们认为2022年内地投资者在香港股市的持股比例可以达到15%以上,其换手率可以达到25%,30%甚至更高。所以这是我们的大概估计。

第一财经:最近市场上有一个很明显的趋势,就是团结解体的现象。所以,无论从a股布局还是港股南向基金来看,一些之前市场喜欢的股票,最近都经历了非常明显的调整,尤其是一些大型科技股。资金从这些股票流出,而是流向一些传统的低估值蓝筹股。那么,你怎么理解这种现象呢?

庞明:在我看来,最近的风格转变实际上更多的是对中国和世界经济复苏的确认。然后以mainland China为例,春节以来的高频数据显示,经济复苏步伐正在加快。二是补充库存的周期可能已经开始,这是对传统周期库存的支持。其次,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成长股既有成长性又有确定性,所以他们的估值水平可能会高一点,所以市场做了一些调整,在高位做了一些调整,所以我认为不是集团的分化。因为其实如果从中短期来讲,我们认为这种优质蓝筹股,优质行业的龙头,无论是在增长板块还是周期性价值板块,其实都是市场追求确定性和增长性的最佳组合。

第一财经:所以你的意思是科技股的调整只是短期调整?

庞明:是的。无论是消费还是科技的发展,从长远来看,国家都将是两轮驱动,推动经济的稳步发展和社会的转型升级。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中长期投资主题,不会改变。那么,主要的科技龙头股正好结合了科技和消费两大热点,所以我们认为这个逻辑不会变。

第一财经:与此相对应的另一个问题是,我们看到周期性股票,尤其是一些大宗商品和有色金属股票,最近走势强劲。你如何判断这类股票的行情?

庞明:我们认为大宗(上涨)的原因之一是,现在货币的流动性实际上似乎相对充裕,全球经济的积极趋势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大宗价格。然后,对于中国来说,其实还有一些与基础设施相关的行业。基础设施的加速和对基础设施投资的预期可能会促进这类商品的价格上涨,但我们提醒,2021年的预算可能是赤字比例,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规模肯定会比去年减少,因为去年是一个特殊时期。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可能不得不重新思考过去通过基础设施推动经济的旧模式。

第一财经:那么投资者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能不能认为这些周期性股票目前的涨势几乎是一样的?

庞明:我认为在第一季度的上半年甚至第二季度仍然有机会。只是意味着你可以在战术上增加周期股和价值股的配置。但如果从战略上看,我觉得科技股、消费股、成长股其实应该长期关注。

第一财经:你也提到了一些你比较关心的市场风险。当然,年初的时候,很多都包括一些大型国际金融机构和一些投资专家。他们的担忧之一是通货膨胀的重新抬头。有些人甚至认为,今年通胀压力可能对市场构成重大风险。特别是我们看到了美国市场利率的变化,市场利率大幅上升。你认为这在我们的市场上会构成重大风险吗?

庞明:市场对此的担忧主要体现在美国债务和长期利率的波动上,所以我认为市场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但我个人认为,在考虑通货膨胀时,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其他主要经济体,一方面考虑的是货币数量,另一方面,他们实际上拥有经济,是否能够实现预期的复苏节奏及其整体形式。这就决定了你投入的资金量是否真的会脱离实际,或者说你是否投入了更多的资金来刺激实体经济,这也决定了通货膨胀的风险及其大小。所以不能完全说投入更多的钱一定会导致通货膨胀,不一定是真的。但从长远来看,由于劳动力成本上升,全球化进程可能会出现一些波折。那么,在这方面,全球大宗商品的通胀风险必须被视为一种长期风险。

CBN:所以你认为今年我们的全球经济复苏可能会有压力?

庞明:我想是的。比如像1.9万亿美元的刺激,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很多人都在期待这样的情况。事实上,我们能实现如此大规模的刺激吗?首先能否如此大规模的刺激,其次对美国经济的真正影响是什么。第三,它对全球经济的溢出效应和许多不确定性的存在。因此,市场对此反应过早,或者说是定价,但后来可能会调整。

CBN:那么你认为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主要来自美国吗?

庞明:不仅仅是美国,实际上(包括)主要经济体,我们认为全年更关键的是疫苗的投入,然后疫情如何控制,决定经济复苏。可以说,如果疫情防控比预期差,各大经济体肯定会承受相当大的压力,对经济基本面的影响最大。

第一财经:至少目前来看,你的态度并不乐观?

庞明:应该说比市场略悲观。


以上就是流动性风险增加?香港股市在今年之前是高的,然后是低的第一创业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若晓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