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王石“意识到”:70岁以后,他不会再去戈壁滩种庄稼了 手机证券

王石,戈壁滩,庄稼,意识,以后时间:2021-03-28 04:07:47浏览:151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别人怎么说我不知道,但我不会评价自己,也不会给自己打分。那是别人的事。我不会这么做的。”

2020年11月19日,2020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20届年会上午,我听到《中国时报》记者说,“2007年,你当选为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二任会长。任职期间你给了自己多少分?”在这个问题上,靠在采访室沙发上的万科集团创始人、万科公益基金会主席王石微微蹙眉,表情严肃地对《中国时报》记者发表了上述言论。

在接受《中国时报》记者采访的当天,王石身穿亚布力论坛导演派发的红色开衫,身穿黑色高领t恤和深色长裤。他瘦瘦的,紧绷的,清爽的,能干的。在采访中,他总是默默地沉思几秒钟,然后才给出答案。

2017年从万科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退休后,王石更加致力于丰富多样的慈善事业——推广户外水上运动,为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代言,推广垃圾分类和环保回收,积极推动企业家对公益事业的关注和参与。他笑着说:“退休后,所有的负担都卸了。没有额外的负担和限制,自然更专注于做公益。”

2019年初,王石发起并动员了一批企业家、专家和名人成立了Xi平安农村发展慈善基金会,致力于成为中国农村创业创新的加速器。他认为,目前中国的城市和农村必须均衡发展,要实现国家提出的建设新农村的目标,农村创业创新非常重要。

“你会去农村基层调研吗?”王石扬起眉毛,问记者:“你说‘你会去吗’是什么意思?我在农村研究了好几年了!”

在2020年COVID-19爆发期间,王石再次成为焦点。他在深圳发起登山健身运动,鼓励市民积极乐观地面对疫情;他带领成立不到一年的深圳猛犸公益基金会向40多个国家捐款,带领万科全体员工向清华教育基金会捐赠市值53亿元的万科股份,用于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的联合建设。

王石坦言,虽然他参与公益的程度越来越深,但他并不满足,因为他一直明白,做公益不是急功近利,不是那么快,也不是那么满足。“很多时候,公益要解决的问题不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大部分可能很普通,很踏实,谈不上所谓的‘高’。”王石说。

王石对公益有自己的观察和理解。谈到对商业和公益都非常热衷的“公益风险投资”,王石认为,公益风险投资应该包括两种形式,即源于纯粹公益项目的社会创新项目和社会企业。在他看来,一个好的风险投资项目不仅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和良好的效益,还会产生相应的社会影响。社会企业可以盈利,但盈利必须是公益项目的可持续发展。他说,公益创新不仅要做,而且要让公众知道,因为公益的社会启蒙需要长期的宣传和示范,不是一蹴而就的。

说起目前公益行业的专业水平低,专业人才的吸纳已经成为一个难题。王石直言,现行的“公益组织管理费用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10%”的规定,确实导致了许多公益组织陷入发展困境。困境,“公益事业也是一种社会职业。不可能因为从事公益事业而降低一个人的生活质量,这不符合职业发展规律。”同时,王石还认为,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行业的深化而增强,进而推动相关改革。

近年来,企业家投身慈善事业已经成为一种社会趋势。但是,很多人认为,企业家把自己的事业做好,才是最大的公益。王石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如果企业家把企业做好,按规定纳税,提供产品,创造利润,这就是‘公益’,有点太狭隘了。企业除了做好工作,还把一些资金和资源投入慈善事业,产生的社会效应是两个概念。”他说。

本次亚布力论坛的主题是“开放中创新,改革中转型”,王石演讲的主题是“我的人生取决于我”。这不是他今年第一次就这个话题发表演讲了。王石说,他对“命运”的理解不是简单的“命运”或“宿命”,而是后天的发展成长过程中,人们如何选择,如何承受和接受自己的选择所导致的某种结果。他告诉《中国时报》记者,在遇到困难和波折的时候,如果能积极面对,勇敢克服,完全有可能改写这种看似不可改变的“命运”。

这似乎从一个方面解释了他对公益事业的执着。王石说:“公益的范围很广。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需要对自己负责。像我这样的创业者,对群体更负责。如果你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做到最好,就足够了。”

采访

命运来自选择,结果也是基于选择

中国时报:你最近的演讲《我的生活靠我》,引起了不小的社会反响。大多数人通常把“命运”理解为“命运和运气”,对你来说可能是一种“误读”。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王石:从某种角度来说,所谓的“命运”已经从医学层面的神经科学和脑科学领域讲得很清楚了。也就是说,自从人类进化到今天,你是男是女,脾气暴躁还是安静温顺,或者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其实很多都是自然形成的。另外,你会发现很多人在后天的变化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个思维、语言、文字、文明的体系,而这些后天的东西是可以自己决定的。

在我看来,其实很多事情都属于你自己的平衡和把握,你的选择也是基于你自己的决定。比如在COVID-19爆发肺炎已经10个多月了,我的一些做法和其他的很不一样。很多人因为疫情造成的交通不便取消了原定的出行计划,选择原地停留,但我并没有因为疫情取消原定计划,所以还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虽然中间因为出国出国被隔离了四次,差不多隔离了两个月,但是中间还有八个月,足够我去想去的地方了。回想起来,你会发现很多人因为害怕被孤立而陷入了手脚之中,甚至有些人直到现在还属于深度的心理隔离。这个阴影恐怕很久都不会消失。

当然我不怕感染,但是要提倡科学保护。比如在公共场所戴口罩手套,勤洗手勤消毒等基本防护措施一定要做好,感染率自然会降低很多。当疫情逐渐成为现实的常态,你怎么相处是个问题。所以“我的人生是我决定的,不是上天决定的”就是说面对生活中的各种问题,主要在于你如何决定和选择自己,然后坦然接受和承担自己的选择,从而走出自己的路。

新冠疫情凸显互联网传播的惊人能量

中国时报: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你参与过哪些公益工作?

王石:我三年前退休时开始推广户外水上运动。从2017年到2019年,差不多两年半时间建了7个水上运动俱乐部,现在疫情增加到14个,是前两年半的总和。预计明年推广速度会更快,因为疫情让大家更加意识到了体育和健康的重要性。

在抗疫方面,中国从最初的支援和援助国变成了现在的外援国。比如提供各种防控材料和核酸检测设备,建立科学实验室等一系列行动已经初见成效。我参与成立的深圳猛犸公益基金会,在这次抗疫运动中,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这个基金会是专门研究人类基因科学的基金会,由于华大集团作为技术、设备和工程技术人员的支持,完全胜任。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农村发展慈善基金会在疫情期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以前我们都是下线去大学进行科普教育。新冠疫情爆发后,我们不得不在网上进行直播。疫情前我们做了三次讲座(论坛),疫情后突然发展到四十六次讲座(论坛)。可喜的是,它的影响力和传播力比线下大得多,也促进了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疫情爆发后,我们做的第三件事就是和Azure Map一起做疫情信息图,最早是针对国内疫情的。随着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我们开始发布全球疫情信息。目前,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中国时报:这次疫情似乎让你充分感受到了互联网传播的力量?

王石:毫无疑问,这些互联网信息发布平台,如微信、微博、网站、颤音、bilibili或喜马拉雅等,已经多元化,拥有丰富的传播手段。我们不仅要使用这些现代通信工具,还要好好利用它们。所以爆发后我总结了三个字:破圈、跨圈、互联网传播。

“破圈”是指当一些突发事件发生时,要突破自己原有的路径依赖,开辟新的发展渠道,否则可能会错失良机;“跨圈”是指原本不相关、不交叉的业务。由于互联网技术的渗透,行业边界逐渐弱化,相互交叉融合。面对这种变化,我们只能接受和拥抱,抵制无用论;最后,网络沟通无疑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我觉得这三个方面基本可以概括出疫情过后互联网给人们生活带来的重要变化。

生活不能回来把握当下的美好

中国时报:你曾经说过70岁以后要去戈壁沙漠种庄稼。这是玩笑还是真的?

王石:我是这么说的,但这也是基于当时背景下的一个假设。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已经有18亿亩土地红线的说法很多年了。中国的现实是人口少,土地资源少,如何保证粮食安全?那时候我70岁以后真的很想去戈壁沙漠探索土地资源,可是三年前我竟然放弃了这个想法。为什么?原因很简单——虽然我们人口多,土地少,但现在是全球一体化。事实上,中国的粮食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国际交流来解决,不一定是靠自己。即使一定要去戈壁滩种庄稼,产生的价值和成本与国际交流相比显然不划算。而且,别说我们现在去戈壁沙漠种庄稼。目前有些地方的良田也荒废了。因此,我认为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最大限度地开发和利用我国有限的土地资源,如引进国外高科技的土地滴灌技术,将这些先进的经验和技术推广到自然条件较差的地方,带动和提升当地的农业种植技术。

中国时报:很多网友想知道:如果人生可以重来,王石还会走当年的老路吗?到今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遗憾?

王石:首先,人生没有回头路。如果我真的想再去,我会觉得无所适从。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就像一张白纸,从无知到好奇,再到慢慢了解社会,最后到一定程度萌发想法和抱负,实现自我发展。这个过程总是伴随着挫折和苦恼,最终形成自己的生活模式和发展路径。

再者,如果生活可以重新开始,给你一个机会去满足自己的缺点和遗憾,你真的能保证自己再试一次就不会留下任何遗憾吗?要知道,人都是贪得无厌的,所以你可能要一遍又一遍的做...

今天觉得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很美好,内心充满了感激,对未来依然充满了期待和探索。观察细微的变化,提升自己,并不容易。我的助理今天来了,她的经历可能很深刻。退休后有一段时间很不耐烦,很容易发脾气。大约一个月前的一天,在某个场合,我说我再也不会发脾气了。

中国时报:能做到吗?

王石:你说“你能行”是什么意思?自然可以。当然,还有提升的空间。

中国时报:是什么让你一下子“意识到”了?

王石:那是因为你已经到了人生的这个年龄阶段,你逐渐平静下来了。可能25年前,你对一切都很焦虑,希望能一下子解决任何问题。节奏很快,要求很高,甚至有点苛刻,所以当时就有人叫我“虎王”!现在发脾气感觉不太好。其实不发脾气也能解决问题。

中国时报:你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奋斗的偶像。你自己的生活中有什么榜样吗?

王石:我认为我现在应该成为一些年轻人父母的榜样。你什么意思?因为他们要进入我这个年龄了,应该怎么准备?如何生活?也许我的一些东西可以被他们借鉴。至于年轻人,我是反过来的,不管是过去的80后、90后、90后、2000后,因为他们在市场经济中长大,在互联网包围的环境中行走。他们的思维方式,对未来的感知和认知,尤其是对现代互联网工具的掌握,对未来趋势的把握,我更愿意向他们学习。希望不是我想告诉他们的,而是他们告诉我们这些老家伙的,让我们更好的理解如何对待新青年,新思想,新潮流,不被时代淘汰。


以上就是王石“意识到”:70岁以后,他不会再去戈壁滩种庄稼了手机证券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若晓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