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将“五险三金”整合为“三险一金” 工商注册号查询

三金,武汉,金融证券,所长,研究所,大学,科技,金”,董登新时间:2021-03-27 12:13:40浏览:199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今年2月以来,住房公积金这个话题备受关注。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炳文在全国人大上提交了相关提案。他认为,从效率和公平的角度来看,公积金的绩效并不是很差,起到了缓解职工住房困难的作用,其历史使命并没有结束。住房公积金要加快改革步伐,而不是“因噎废食”。

职工改革公积金和年金制度是好是坏?能给资本市场注入多大的活力?如何保证人民养老基金的安全?从全社会来看,如何更好地利用近15万亿元的住房公积金和年金,为员工、企业和资本市场创造更大的价值?5月21日,时代财经采访了武汉科技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湖北省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董登新教授。

董登新从时代财经分析,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是养老金的补充。住房公积金制度表面上是住房保障。事实上,中国人更注重“老有所居”的概念,房子具有补充老年人的功能,所以住房保障可以视为养老保障的一种附加形式。

因此,董登新指出,政府必须减轻企业的负担,一方面,它必须降低收费;另一方面,要整合和简化社会保障制度,防止制度的重复建设。

董登新提出了一套社会保障改革方案,即将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这两种小险种合并为医疗保险,将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这三种制度合并为一种制度,称为“强制性公积金”。

他解释说,“五险三金”可以整合成“三险一金”,八大体系可以简化成四大体系。整合后的总费率将远低于目前的“五险三金”总费率,从而达到为企业减负的目的,实现系统的公平持续发展。

至于人们担心改革可能取消公积金贷款和贷款的优惠利率,董登新建议效仿国外的补充养老金制度,将住房保障功能放在前端,将补充养老金放在末端,并为首套住房提供贷款和相对优惠的利率。

改革公积金制度势在必行

时代财经:最近,社会上就公积金制度存废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你认为公积金制度需要废除吗?目前,许多企业面临着“硬件一保”的支付压力,主张取消住房公积金,完善年金制度。对于企业来说,如果存款比例不变,是不是转换动力不足?

董登新:我认为我们应该改革公积金制度,而不是简单地取消它。

在中国的社会保障福利制度中,有八项制度要求人们缴费,即“五险三金”。“五险”是指基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属于基本保障或底线保障;“三金”是指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职业年金,这“三金”是补充保障。

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是养老金的补充。住房公积金制度表面上是住房保障。事实上,中国人更注重“以房养老”的理念,房子具有养老的功能,所以住房保障可以视为补充养老的一种附加形式。

目前,住房公积金的用人单位和职工缴费比例为工资的5%-12%;由于企业年金没有强制缴费,所以用人单位和职工的缴费比例分别为工资的0-8%和0-4%;职业年金是政府机关事业单位特有的,雇主和雇员都支付工资的8%和4%。单从企业来看,如果两者并存,贡献率在5-20%。

政府必须减轻企业负担,一方面必须降低收费;另一方面,要整合和简化社会保障制度,防止制度的重复建设。因此,将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三种制度合并,建立更有效的制度是大势所趋,也是必要的。

从社会保障综合配套改革的角度,我提出了一套社会保障改革方案,即将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纳入医疗保险,将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三大制度合并为一个制度,称为“强制性公积金”。

强制性公积金缴纳是税前缴纳,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双方匹配。两种双边税率都设定为员工工资的8%-13%。同时设定年度最高支付限额,年度标准根据CPI增长指数调整。

这样就可以把“五险三金”整合成“三险一金”,把八大体系简化成四大体系。整合后的总费率将远低于目前的“五险三金”总费率,从而达到为企业减负、实现制度公平、可持续发展的目的。

时代财经:对于员工来说,如果企业缴费比例降低,免税工资就会变相降低。这样会遭到员工反对吗?

董登新:实际上,目前住房公积金在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已经实现了100%的覆盖,在国有企业、上市公司和大型企业中基本实现了全覆盖。然而,大多数中小企业没有缴纳住房公积金。

企业年金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负责,适用于企业,非强制性。企业年金和住房公积金也是1991年试点的,但一直发展缓慢,社会知名度低,覆盖面窄,只有少数大企业实施。

职业年金也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负责,是政府机关和机构雇员的补充养老金。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作为一种性质相同的补充养老金计划,先后建立了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两种制度,人为形成了补充养老金的“双轨制”——企业年金是自愿的,而职业年金是强制的、全覆盖的,这对企业职工也是不公平的。

因此,“三金”的整合和实施将惠及更广泛的人群。

时代财经:住房公积金制度是国家法律规定的强制性的重要社会保障制度。但是,仍然有一些企业不支付的情况。如何保证中小企业主买单?

董登新:以前有很多名字,比如住房公积金、职业年金,不仅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也分散了制度的有效性。如果将“三合一”制度改为“强制性公积金”制度,雇主和雇员都将关注这一单一制度。

过去很多中小企业业主拒绝缴纳住房公积金,现在雇主、员工甚至全社会都高度关注“三位一体”。如果企业拒付,会有一个淘汰机制——员工淘汰雇主,就是你的公司没有这个强制性公积金,所以我拒绝为你工作。

以另一种形式承担抵押职能

时代财经:去年媒体热议“全国企业职工养老金余额在下降,80后可能成为第一代没有养老金的人。”在这种背景下,你认为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在保障人们退休方面能发挥多大作用?

董登新:自2015年下半年国务院决定下调社保费用以来,社保费用下调幅度一直在加大。截至2019年底,用人单位缴纳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费降低4个百分点至16%,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的总费率从5%降至2%左右。但不排除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最终可能降至12%。

如此大幅度的社保费用下调,肯定会导致补充保障制度的“三项基金”整合,三项基金不太可能长期“分离”和“共存”。

中国养老金最大的缺口是制度缺口或结构缺口,而不是社会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的单一缺口。要弥补这个差距,最根本的对策就是降低“五险”率,把补充养老金做大做强。

时代财经:取消住房公积金无疑会对想要贷款的购房者产生巨大影响,尤其是公积金贷款带来的对公积金贷款的影响和相对较低的贷款利率。会如何解决?

董登新:国外的补充养老制度相当于我国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可以为经济困难的受益人提供首套房贷款、租房、医疗和教育,或者允许“困难退出”,类似于我国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功能。因此,将“三项基金”纳入“强制性公积金”,可以借鉴国外经验,将住房保障功能放在前端,将补充养老金放在末端。

只有“三位一体”,才能打造起点高的“强制性公积金”,从而形成兼顾住房保障和养老保障双重功能的补充保障体系。

在住房部分,我建议强制性公积金缴存人可以从个人账户中借款,贷款只能用于购买第一套房或改善住房,也可以用于支付自己的住房租金,但贷款必须按规定的利率按季或按月偿还,并直接归还个人账户。

至于允许“难退”,当员工在购买第一套房、租房、医疗、教育等方面有困难时。,如果没有强积金贷款记录,可以从个人强积金账户中提取,但提取金额必须缴纳个人所得税。此外,如果账户所有人在正常提款年龄55岁以下,将征收10%的罚金税。

我们可以借鉴国外养老金进入市场的经验

:黄倡导“改革公积金制度,完善企业年金制度”,目的是“在资本市场上建立长期的资金来源”。然而,进入市场是有风险的。在此之前,疫情在美国肆虐,美国股市经历了六次熔断,无疑蒸发了大量的养老金。对于中国来说,以美国股市为参照,把一个活跃的资本市场的希望寄托在养老金和年金的进入上,有没有参考价值?

董登新:要6次吹掉如此巨大的股市波动,美国的养老金资产肯定会缩水。而美国的公共养老金(即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并不入市,因此不受股市波动的影响。

这一轮美股暴跌1万点,甚至美国市值最大的十只股票,如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等,都经历了最大的累计跌幅超过20%。因此,保守估计,美国私人养老金的账面价值至少应该缩水2万亿美元。

在我看来,“十年一周期”是当前美股大跌最重要的原因,而原油价格暴跌和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根据美股的多头和空头交替规律,我预测美股目前的熊市周期大概是两年,但华尔街的标准大概是17个月或者18个月。

因此,美国私人养老金账户的浮动损失可能只是暂时的。随着缴费基数的增加和缴费的增加,当美股熊市过去两年左右,美国私人养老资产将很快进入快速升值通道。

私人养老金不介意用两年空头代替十年慢牛。真正的长期机构投资者更关心的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长期平均投资回报率。因此,私人养老金的投资组合不会因为“牛熊反转”而有很大调整。

时代财经:那么你同意黄樊棋的观点,中国资本市场缺乏长期资金,需要改革公积金和年金制度,为资本市场注入活力?

董登新:20世纪70年代以前,美国股市是典型的“零售市场”,规模小,市场波动不规则。

20世纪70年代末,欧美经济的私有化和自由化有力地推动了美国私人养老金的大跃进和发展,而公共基金成为最大的受益者,这使得私人养老金和公共基金联手形成了美股最重要、最大的两类机构投资者,他们也是长期机构投资者。直到20世纪80年代,美股才开始形成“慢牛”、“空头”这种清晰可见的市场格局。

截至2019年底,3亿美国人拥有32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占GDP的150%以上,大致相当于美国股票的总市值。这是一个庞大的长期基金,需要在20年、3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积累。虽然美国人不存钱也不囤房,但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养老金储备。

时代财经:中国有2万亿私人养老金储备,截至2018年底,公积金存款总额为14.6万亿元。相比之下,中国股市市值约60万亿元,GDP99为99万亿元。三金如果融入市场会是“大散户”吗?

董登新:相比之下,中国的私人养老金,包括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起步较晚。14亿人只有2万亿元的私人养老金储备。

目前,住房公积金余额超过10万亿元,加上收回的贷款,职业年金接近1万亿元,总计约15万亿元。如果能实行强制覆盖,基金的积累和规模扩张会非常快。

未来只要超过20万亿,对我们这60万亿的股市来说就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推动力。基金的扩张肯定不止于此,还会有更大的增长。

“强制性公积金”必须有更强的独立性

时代财经:我们的住房公积金和年金一旦融入市场,是否就像中国香港的强积金一样?香港特别行政区有人认为强积金管理费高,回报率低,养活了基金业,但他们的退休金却难以保障。那么,如何才能保证我们养老基金的安全呢?

董登新:我提出的“强制公积金”是强制执行、强制覆盖、强制缴费。只有全覆盖才能公平。

香港特别行政区没有社会保障制度,但强积金与内地的国有企业年金、职业年金类似,属于补充养老金的范围。香港特区的强积金制度的征收和投资管理更多参考新加坡的做法,回报率不高,主要是因为投资范围包括公益项目,例如兴建公屋。不过,我们未来对强制性公积金的投资会更独立。

时代财经:你如何理解这种独立性?

董登新:从法律角度看,“三合一金”应该统一管理,交给金融机构统一投资,不允许个人投资。通过招标统一托管,与国家社保基金具有相同的效果和做法,形成大规模投资的资金池。

这样可以分散投资、组合投资和风险,获得相对较高、稳定、长期的收益率。2019年,社保基金年回报率为15.5%。自2000年建立以来,社会保障基金的复合年增长率一直超过8%。这比现有的银行更赚钱。

在我看来,中国a股市场最缺乏的是长期资金,尤其是私人养老金储备的短缺。我呼吁中国金融机构加大养老金目标理财产品和中长期股权产品的研发力度。同时,要尽快扩大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的覆盖面,在长期资金的支持下,将公共资金扩大十倍,以长期投资理念,吸纳并锁定相当一部分家庭金融资产。这不仅是a股“去零售”的捷径,也是a股进入“慢牛做空”渠道的必由之路。只有在这种市场环境下,才能实现养老金和资本市场的良性循环和双赢互利。


以上就是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将“五险三金”整合为“三险一金”工商注册号查询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若晓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